忍者ブログ

Laugh away

My Generation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Find me

关于这里

◇管理者:Ichika & Yuki
◇联系方式:cupcakepuzzle@gmail.com
◇Link欢迎。


yuki/阿雪
┣━◀
┃怕生。糾結。死蠢。
┃常年不知道跟新blog.
┣━◀
【嘀咕】(申请需要)

┣━◀
┃♡ DRRR!!
┃├夏目友人帳
┃├我們的存在
┃├Dogs
┃┖APH
┃♡ KingdomHearts
┃└ FinalFantasy系列
┃♡ BBC SHERLOCK
┗━◀


ichika/阿夏
   ▷---◁
  (以下来自于阿夏的原blog)
  (有空自己来编辑吧w)
  (括号内容表示by阿雪)
   ▷---◁
  溝通技巧零、三分鐘熱情、正事堅持不了一分鐘。半吊子。
  AB型。白羊座。
  雖然不太會寫東西,不過更加不會畫畫,所以今天也還在寫。
  ▷---◁
  MSN - manatsuchan@hotmail.com
  QQ - 415050535
  MAIL - ichika419@gmail.com
  ▷---◁
  [沒有帶iPod]=[會死]星人。最近在后硬核。不過基調還是Punk Rock。
  ▷---◁
  (后面太长被我删了。)
  (总结:失踪人口。)
  (把你编辑在了我的下面❤ )
  ▷---◁

Namidairo

Love is all

[08/23 NONAME]
[06/07 雪]
[06/05 ichika]

OH YEAH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这是个风景优美可是没有食物的地方

忘记带相机了,所有的照片都是手机拍的。







PR

[黑篮][黑赤黑中心]妄想碎片 II-III

6. 奇迹,稍微的游戏梗。赤司司好烦。sound only。应该算是...5的后续?

“赤司君倒是很喜欢说话呢。”

“诶?不,我是必要的时候才开口派的?”

他说必要...

必要啊...

明明全天都...

今天也叮嘱了二十遍左右吧...

连吃饭嚼多少次都要管...

“那边的,全部追加20圈。”

7. 赤司司的日常单箭头。除了虐梗什么都没有。以及黑赤黑。(喜欢轻小说的妹子应该一眼就看出原梗了吧

这是在轻微摇晃的电车上的话题。

赤司在看一本书。赤司向来都是带着一些文库本一个人默默地看,这一点本身没有特别之处,令人好奇的只是那本书的封皮上画着近来常常能看到作为手机吊饰或者卡套图案的猴子一般的动物,虽然非常可爱,但是与一般印象中赤司会看的书有些不符。

“有点不太像赤司君”这件事让黑子有些在意,但也没到特意会开口询问的地步。反倒是难得要去买东西所以搭一辆车,正抓住吊环的青峰弯下腰,打量着那个封皮。“喂,赤司,这是五月那家伙给你的?”

被询问的赤司半阖上书,抬起头,“这个吗?不,倒不是。怎么了吗?”

“啊啊,只是觉得在她那里看到过不少这个丑不拉几的玩意儿。原来你也会喜欢这种可爱的东西啊?”

“可爱——吗。”赤司垂下眼睛看着手中印刷了鲜艳色彩的封皮,红色的双眼难得地带着点困惑和犹豫的色彩。

半天也没等到下文的青峰皱起眉头,“那是怎样啊?”

车体的摇晃逐渐减缓停息之后,赤司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平静表情。“因为是童话啊。比起这个,大辉你不是这站下车吗?”

“诶?呜哇啊!!我先走啦——”

接下来就是慌慌张张和时间赛跑的热血国中生(14岁,女朋友是篮球)扬起的激烈旋风。冷眼旁观的影薄少年A(14岁,最大的烦恼是身高和体力)和冷眼旁观的中二少年B(14岁,喜欢的对象是汤豆腐)只是延续着对话开始之前的沉默。

不过,果然还是有些在意那个表情啊。“赤司君?”

“嗯?”

“那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口中发出“看来今天是没法不被打断了啊”的小小叹息之后,赤司夹上书签后将故事阖了起来。“鳄鱼和狗和狮子和这个小家伙的童话。”

“猴子?”

“不知道是什么哦。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的货运箱里掉出来的动物,总是坐不稳,所以被起名为切布拉什卡了。在俄语里是咕咚一下摔倒的意思。这只鳄鱼叫做根纳,也是个住在电话亭里的奇怪家伙。”

“稍微,比印象中要可怕呢。”

“啊哈哈,还有被主人丢掉的小狗和孤零零的狮子,人类的孩子和长颈鹿之类的也有出场。总之都是一群无依无靠的家伙。因为影单影只所以聚合在了一块儿,想要建一座‘友好之家’。”

“连人类也……吗。”

“嗯。是谁也无所谓,只是一群孤身一人的家伙罢了。修好了巨大的友好之家之后,就可以召集到所有孤零零的人,成为朋友和伙伴,一起在友好之家生活下去。这样就不再是孤单的孩子了。”

“最后,修好了吗?”

“修好了哦,用卡车运了转头,和坏心眼的婆婆对抗,齐心协力地拼命努力着,最后终于修好了巨大的房子。”

“修好了真是太好了呢。”

“是啊——可是已经不需要了。友好之家。在修建的过程中,大家已经成为了朋友,建立了深深的羁绊,就连坏心眼的婆婆也解开了误会。完成了这样的伟业,无论谁来看都已经是亲密无间的伙伴的他们,已经没必要拘泥于友好之家了。所以,大家就把不再需要的巨大房子捐给了幼儿园。故事完。——怎么样?”

赤司转过头,带着浅浅的笑意询问道。黑子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是个……不错的故事吧。”

摇晃的车身再次缓慢地停了下来。“是吗,什么时候有心情的话哲也也可以去看看。”他站起身来,黑子也下意识的跟着抬起头,却被夕阳的光线略微刺伤眼睛。橙红色的光芒里连赤司的笑容也显得模糊不清。“那么我就到这里了。再见,哲也。”

“嗯。再见,赤司君。”

那大概是个,非常悲惨的微笑吧。

8. 赤黑赤,7的后续,第一次的失恋。就是退部梗啦。

“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么我就收下了。”对方看着白色的写着简单到有些不负责任的理由的退部申请,用平淡的、仿佛只是在讨论下一次训练时间一般的语气和表情,这么说到。

他低下头稍稍行礼,然后转身向门走去,直到赤司又用想起什么般的语气叫了他的名字。

“还有什么事吗?”

“啊啊。友好之家的事,你觉得为什么,明明是自己拼命建好的,之后却又那么简单的随手扔掉了呢。”

他重新回过身子。赤司的表情还是刚才一样,像是有些无聊一样的目光只是看着窗外,他却微妙地将那个表情与电车上那个模糊的微笑重合在了一起。

“那一定是,”他回答说,“因为在建的过程中,发现了那并不是可以容纳自己的地方吧。”

“……是吗。”

“再见,赤司君。”

“啊。再见了,哲也。”

9. 黑赤甜梗!

今天也是,帝光篮球部既开心又快乐的部活时间。

才怪。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不知道……”

从晨练开始就从某个掌握生杀大权的人物身上传来过来明显的低气压,原因不明自然也没有解决方案。“明明只是去问训练安排却被那样瞪了果然我不配加入篮球部甚至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吧呜呜呜呜呜”的死伤事件也不断发生,但是谁也不想让自己的训练量无辜猛涨,只能任由沉闷的气压在场馆里蔓延开。

这就是你出场的时候了!THE 幻之第六人!

因为看不到究竟在那里,所以众人都将期待的目光四处散播着: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不被报复地弄清事情的缘由,从大魔王(队长)的手中拯救篮球部吧!这样包含着期许和希望的无声台词在空气里反复播放着。

而那份期待所指向的对象,不知为何被当成了英雄片中来去无踪的主角的黑子哲也,稍微感觉有点麻烦。但那些目光像是藏宝室中的红外线探测一样密布着,无视到这种地步也差不多是极限了。他只好走向低气压中心,注意到他存在的经理投来被拯救的公主般感激和爱慕的视线,副队长握紧了手中的奇怪玩偶像是在为他加油,某只大型犬低垂的尾巴也像复活般不停摇动着,至于剩下不在场的那个笨蛋大概是直接逃掉了。

这群人好烦。“赤司君。”

“是哲也啊。有事吗?”被叫到名字的大魔王抬起脸来,明明应该是微笑的表情却乌云密布。像是对什么东西非常不耐烦一样的,颜色不同的双眼心情恶劣的眯着。

“态度,很差劲。发生了什么吗?”

直球呢……直球啊……不愧是黑子……呜啊真是不忍心看下去……

一面拼命装作没有在意一面低声讨论着的部员们,声音完全传到这边来了啊。

“诶?”出乎意料的,赤司露出有些吃惊的表情。“看起来是那样吗?”

“嗯。”他老实的点头。

“不,其实是……”

从表情变得不自然的空白的赤司那里,听到了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

“反正接下来也打算去另一边的体育馆,这样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对方抛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威风凛凛的转身走掉了。

黑子注视着那个似乎挺得比平时还要直的脊背。

原来如此。赤司君害羞的时候是那种样子啊。

10. 持续性的甜梗,9的后续

“刘海太长了一直掉进眼睛里?所以才一直眯着眼?”

“他是这么说的。”因为害大家误会,所以还有点不好意思了的样子——连这个也说明的话实在太麻烦了,就当做秘密藏起来好了。

压力源消失之后,自然而然稍微偷懒聊天的众人,让黑子稍微产生了“不应该去找赤司君”的想法。

在回家的路上,他忽然想起之前被抓着陪逛街时,桃井看见了浅蓝色的发夹后说是印象很像他,非要他买下来的事情。什么时候一定能用到的吧,少女这么微笑着说。

虽然不太记得放在哪里了,不过如果能找到的话就送给赤司君吧。他漫不经心的观察着晚霞的形状,这么想到。坂道上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11. 10的后续...大概

赤司把所有人叫出来剪掉刘海的那天晚上,他在书架上不起眼的小盒子里发现了一对最终也没能送出去的浅蓝色的发夹。

[黑篮][赤司中心]妄想碎片

如题的妄想碎片。



0. 双赤,帝光厨和帝光厨的一面倒嘴炮战争


"你(我)还真是不安定啊。"


"闭嘴。"


扼在对方(自己)喉咙上的双手收紧。那个充满余裕的笑容被缺氧划破一道伤口,视野的边缘染上一层薄薄的红。然后诅咒般的话语和笑容却一直不断持续。


"不能给人带来胜利的你(我),再做什么也是徒劳的。没有棋子(伙伴)的博弈者到哪里都是无意义的。"


"闭嘴。从不失败的以胜利为呼吸的我的所作所为也是绝对无错的。"


被刺穿的身体的伤口不断扩大,潺潺溪水般蔓延开来的血液和腐坏的事实(生存基础)淹没了纯白空无一物的他的世界。


"那么,
"你把我(你)绝对无败的棋子(心的支撑物)弄丢到哪里去了?"


1. 黑赤,日常的荷尔蒙


"...好热。"


六月的暑气和运动造成的热量确实袭击着神经。墙边蹲坐着黑子含着冰凉的矿泉水的瓶口,抬头看向一旁稍作休息的队长。"赤司君要喝么?"


"啊,谢了哲也。"对方似乎早就注意到他在这里,毫无迟滞的接过他递出的水仰头喝了一口,另一只手则掀起衣摆露出大片湿润的肤色。"...好冰。哲也,你也记得别喝得太快,运动中及时补充水分虽然很重要,但是温度交替太快的话会影响内脏的正常运作。等下传球练习结束之后最好还是喝不要太过冰凉的水。"


"...明白。"队长出乎意料絮絮叨叨的部分事到如今也逐渐习惯了。


"那么我就先继续了,哲也也别太过偷懒,小心练习量加倍。"


"...明白。"


吞咽时小巧的喉结的移动的影像和浅蓝色t恤下平坦的腹部的颜色依然在眼前不断播放着。


啊啊,更热了,赤司君。


2. 还是黑赤,在全胜的道路上差点就输了的时候


小青峰那样真是超危险啦,逞强过度了!啰嗦,最后不也没问题了吗。那也是因为赤司在的说哟。肚子饿了...总之下次--好啦好啦,烦死了。


“赤司君?”


有些吵嚷过度的队友们绕过转角之后连声音也逐渐听不清了。他转头看向还没换好衣服的队长,对方一手搭着衣柜却迟迟没有动作,直到他发声才回过神来般冲他露出一个微笑,“走神了,抱歉哲也,你先去追大家吧,我弄完就跟上去。”


他点点头,跨出门向着众人的方向走去。几步之后,某种微小的电视雪花般寂静的嘈杂感涌了上来,他踟躇了一下便快步回头推开方才自己掩上的门:“赤司君——”


光线暗下来的房间最里面的角落,在那里的是跪坐在地板上、右手拥住喉咙、苍白的脸色泛着不自然的青色的赤司征十郎。红色的双眼好像看见了他回来的身影又好像没看见,指缝间露出的锁骨上方深深凹陷下去。漫长的两秒间他只是发愣似的看着徒劳地试图呼吸的对方,再回过神来已经走近到伸手便可将对方纳入怀中。

支离破碎的喉音。像要撕裂胸口紧紧抓住衣襟的左手。

“赢了哦,赤司君。”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压过暧昧不清的嘈杂,简单的陈述句立刻诱发了剧烈的咳嗽,和像是无法应付突然汹涌而来的氧气一般泛起红潮的脸颊。头发和眼睛和脸颊全都像是燃烧着。“我们确实的赢了。”

“所以继续呼吸也没有关系。”

3. 奇迹<-赤,史上最大规模单恋(并不是声优梗(你够

“不过,真意外啊,还以为帝光的小鬼们上了高中也会抱作一团呢。”

“啊哈哈,如果全部涌到洛山来也很伤脑筋呢~制服看起来也很像,那不完全就是帝光翻版吗。赤司司一个人就已经够受的了啦。”

“...那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的意思吗,小太郎。”话题中心的新人队长放下手里的文库本,“当初也比赛过所以应该知道不可能吧。大辉是不会继续和稍微能让他打起精神的其他人在同一个队伍的,真太郎和凉太的理由虽然没有详细询问过但应该也或多或少就是那样了,敦也不会因为篮球这个理由而选择学校。还有……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了。”

“小征还是一说到奇迹世代的话题就停不下来呢。”

想要维持着之前的样子继续下去的就只有我而已。

“小征?”

对微笑着投过来疑问视线的前辈,他只是将懒洋洋的无动于衷的视线转回手中的文字。“啊,没什么。”

最终,那样的话语也很快就淹没在了不会告密的空气里。

4. 绿/赤的温水氛围

“真太郎,训练表的事情怎么样了?”

“之前的训练表的话,本来是打算今天下午发出去的。不过桃井提到学校日程有几处改变了,所以可能需要再做一些修改。”

“嗯,每个人的单独定制部分也完成之后这一部分就暂且告一段落了。”

“不过关于战术的问题,我还是觉得阵型需要再做一点调整,不然遇上上次的那样的——赤司?”

上一秒还在充满条理的对话,下一秒却发现已经伏在充当桌子的棋盘上睡着了。

最近这样的赤司也出现得越来越多了啊,大概有点努力过头了。绿间推了推眼镜,另一只手不断在棋盘上翻弄着今天的幸运物(兔子橡皮,未拆封),有些犹豫是不是应该叫醒对方。赤司似乎也不是睡得很熟,被压得乱七八糟的棋子中有一块甚至戳在脸上,大概是觉得不太舒服而皱着眉。

午后温暖的日光透过玻璃洒在他的脸上和肩头,头发和睫毛染上一层淡淡的透明般的金色。

这样看起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家伙嘛。他用手支住脸颊看向窗外四处走动和交谈的三三两两的学生们。

就再等五分钟好了。

5. 赤黑...吧?二息步行梗。sound only。

“哲也老是保持沉默啊。”

“说话,很困难啊。”

“诶——是这样吗?好不容易才从卡片和书本里学到的语句,弃之不用也未免太可怜了。”

“变成会刺穿他人的刀子的话,也不要紧吗。”

“如果是那种会射出刀子的嘴唇的话,就用这边的来掩盖住就好了吧。”

“赤司君——”

“——你看,就像这样。”

誰にも探されなかった迷子の僕を

(良曲破坏)

因为怯懦和弱小而闭上眼睛、塞住耳朵、紧咬双唇,为了抵御臆想出的嘲笑声筑起不可见又脆弱易碎的墙。然而那些墙飞快的崩坏了。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奔跑着了:沿着不知通向哪里的逐渐消失的小道,用开始酸痛的双腿迈出歪斜的步伐,手臂按着胸口拼命抵御心脏嘈杂的抗议,快要从喉咙里涌出的不知道是呜咽痛觉还是胃酸。然后——然后睁开眼睛,在谁也不知道谁也不会来的迷失的某个谁也不在乎的地点,被泪水模糊的视界里出现了你。
对那样的我伸出手的你。
像幻影一样,比梦境还飘渺,仿佛下一秒就将和清晨的雾气一起消散;你带着这样的笑容伸出了手。

“拜托⋯⋯拜托。”
破碎的刺耳的我的声音说道。
“已经不要紧了。”你还是对我微笑着。“我会帮助你的,所以已经不要紧了。”

啊啊。我,察觉到了。
温暖的词汇和柔和的笑容,在最低谷等待着我的你。
在握住那太阳般灼人的手心的时候,我察觉到了。
找到了迷失在无人知晓的迷宫的我,握住哭泣的难看的我的手的你。
那是我捏造出来的幻影。

——
kei san对不起(土下座

【大振】完全不自重

题外话,我最近...开始玩twitter了。不过完全只是stalk用。

最近只有在听歌和写作业而已,所以,完全写不出程序和歌曲paro以外的东西。

以下,vocaloid厨出没注意^q^

今天也是榛A榛^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