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augh away

My Generation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Find me

关于这里

◇管理者:Ichika & Yuki
◇联系方式:cupcakepuzzle@gmail.com
◇Link欢迎。


yuki/阿雪
┣━◀
┃怕生。糾結。死蠢。
┃常年不知道跟新blog.
┣━◀
【嘀咕】(申请需要)

┣━◀
┃♡ DRRR!!
┃├夏目友人帳
┃├我們的存在
┃├Dogs
┃┖APH
┃♡ KingdomHearts
┃└ FinalFantasy系列
┃♡ BBC SHERLOCK
┗━◀


ichika/阿夏
   ▷---◁
  (以下来自于阿夏的原blog)
  (有空自己来编辑吧w)
  (括号内容表示by阿雪)
   ▷---◁
  溝通技巧零、三分鐘熱情、正事堅持不了一分鐘。半吊子。
  AB型。白羊座。
  雖然不太會寫東西,不過更加不會畫畫,所以今天也還在寫。
  ▷---◁
  MSN - manatsuchan@hotmail.com
  QQ - 415050535
  MAIL - ichika419@gmail.com
  ▷---◁
  [沒有帶iPod]=[會死]星人。最近在后硬核。不過基調還是Punk Rock。
  ▷---◁
  (后面太长被我删了。)
  (总结:失踪人口。)
  (把你编辑在了我的下面❤ )
  ▷---◁

Namidairo

Love is all

[08/23 NONAME]
[06/07 雪]
[06/05 ichika]

OH YEAH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大振】【榛A?】画面崩坏

//写的时候感觉从阿部派变成了榛名派的我究竟是…?果然还是长得帅的比较好…?
//榛名一直撒娇卖萌(??)
//阿部现在还在短路中,好烦,我比较想看到崩坏大魔王状的他耶^q^



“啊。”

你是不是没有朋友啊?

被那个混蛋老爸这么说的时候,他还是相当不服气的,但后来反思的时候发现也确实没有和西浦的队友们一起出去玩过,再仔细想想当年在SENIOR认识的人上了高中之后根本就没联络过。当初也不是没被人以半开玩笑的口气说过“阿部真是冷淡啊”,他没放在心上,可是回想起来对方搞不好其实是在认真的规劝。

不过,更正一下,是“几乎”没有再联络过。毕竟还有一个小小的特例的,就是这个站在眼前笑得一脸灿烂的DQN投手。

“哟,隆也。”

“...榛名前辈。”

“‘榛名’前辈喔?”对方眯起眼睛重复了一遍,透露出一点威胁的意思。

他手上还提着从便利店的塑料袋,里面装着的冰激凌大概已经有一点化掉了。路灯发出温暖的橘色光芒。其实阿部现在对这个前搭档非常困扰,甚至以以前,比被对方拿球砸的浑身印子上药上得嗷嗷叫时还要困扰。因为最开始他只是全力配合和理解,后来变成单方面的厌恶和反感,都是可以一清二楚的反应。但是现在是什么呢?被对方说了“对不起”和“谢谢”和“别再讨厌我了”的现在,到底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好呢?

“…元希前辈。”总而言之,先不要惹他比较好。

“我说啊。”反而是对方先叹了一口气,像是伤脑筋一般摸了摸后颈。“你可别说你还在生我的气哦,你也太小气了吧。我都那么低声下气的道歉了耶,你还没爽够啊。”

他觉得火大起来。虽然榛名元希脾气很烂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就算对方比他高那么一点点壮那么一点点肌肉多那么一点点,也不代表他就可以这么自说自话好吧。“你那个态度哪里低声下气了啊!?”

“我可是前辈耶!有道歉不就是低声下气了嘛!只要这样诚心说一声不管谁都会原谅我的好吧!”

“哈啊!?前辈你那个莫名其妙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啊!?这个自我意识过剩的NO-CON投手!”

“你说谁NO-CON啊!明明不过是隆也干嘛那么拽!”

“搞不懂你想说啥啊!而且——”他愤愤的抬起头打算进一步的数落,却发现在争吵中两个人不知不觉过度靠近连鼻尖都快挨上,对方眼睛在路灯下情绪性的闪闪发亮,黑色的长睫毛投下一排阴影,任性而直接的不满写在脸上。他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对方孩子气地撅起嘴,“干嘛。”

啊啊,这个人。从以前起就只会想着自己的事。喜欢勉强人。不体谅其他人的心情。想一出是一出。自以为是。长的帅了不起啊。害我冰淇林都要化了。差劲。大笨蛋。死也不要和你搭档了。

“唔啊啊!隆也你干嘛哭啊!我有说得这么过分吗?别哭了啦!你这样哗啦哗啦的人家会以为我在欺负你啦!隆也!”

要你管啊!而且我才没哭好吧!他愤愤地抬手擦掉绝对不存在的眼泪,却被对方单手拦住脖子拉进怀里,塑料袋和衣服摩擦出沙沙的声响。“我没——”

“好啦好啦,没哭没哭。”对方用哄小孩的口气柔声说。他的眼睛更加热辣辣的痛起来。“隆也,跟以前一样,不行吗?我会认真投球的。”

“死都不要。”

什么跟以前一样啊。现在来扮温柔善良的学长也太迟了吧。明明就什么都没跟我说,虽然你叫了我也不会去不过当时你明明也没有叫我去武藏野,说得好像是我在闹别扭一样太狡猾了吧。“如果现在是我在你身边”之类的事情我连想都不愿意去想,因为只要相信你接近你的话,就会变得很痛。变得和以前一样什么的,超级痛的啊混蛋。

最讨厌了。

对方叹了一口气,放开了他,“隆也你真超不可爱的。”

“我也没有想变可爱。”

“你看你看、就是这种地方最不可爱了!而且这个是对前辈应该有的态度嘛?”

“跟元希前辈已经不在同队了所以不要紧。”

“那你就来跟我同队嘛!比起那种小鸡仔,我的球比较好吧!咦,对哦,现在还来得及,隆也你转来武藏野不就好了嘛。”

“全力拒绝。秋天等着被小鸡仔的球打败吧。”

“隆~也~”


最后他让对方买了新的冰淇林做为补偿费,然后一边拌嘴一边在心里默念“输给这种家伙的话就杀了你,三桥”。

西浦的ACE打了一个喷嚏。


fin.

后记:我还以为会bad end结果不是很甜蜜嘛。
这根本不对啦!我想写的明明是不得善终的ry
PR

Trackbacks

TRACKBACK URL :

Comments

Comment Form